李佑晨:考级是什么东西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1-09 14:25

  大多数业余学艺的孩子都要面临考级的问题。考级是什么东西,考级有什么用,下面我将以丫宝和她学琴同学的故事告诉大家。

  那一年我想给丫宝换老师,就到她校友的老师家里旁听她校友上课。那时丫宝才学了一年多,她校友比她早学一年,学了二年多,拜厄还没学完,暑假老师就让他考了个五级。老师还以此作为炫耀。还说教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进步最大,才学一年多就考了四级。这也叫学钢琴!学钢琴原来就是为了考级的?我听了丫宝校友的弹琴,我很失望。手型很糟糕,弹出来的音整个是糊的。所以我还是决定跟着顾老师学,尽管累了一点。

  丫宝学琴三年半的时候,我们准备让她在暑假考六级。学了四年,考个六级也不算过份,虽然才把车尔尼599和巴赫初级钢琴曲学完。

  我本来也没想让丫宝考级,我本来想过几年让她直接考个十级就是了。反正我们又不是说考完十级就不学了。只要她愿意学,我就打算让她一直学下去。文文妈妈说要给小孩一点压力,要不然她学得一点目标也没有,她就不好好练琴。我想这说得也有道理。

  后来当我们想把考级的想法跟顾老师说的时候,顾老师不在这个琴行教了,是秦老师接手。秦老师可能以前一直在上海带学生,就建议我们考上海音协的,我们简称“上音”。秦老师说考级报名什么的不要我们烦神,到时候他代我们报。可是后来秦老师可能是太忙了。“上音”的开始报名的时候我提醒过他,他好像没放在心上。我们也不好老盯着他。就这样到了快考试的时候,他告诉我们今年“上音”没在南京设考点。这怎么办,我们一直练的是“上音”的六级曲目,临时改曲目也来不及了呀。也就是这一点,文文妈妈对秦老师意见很大,觉得他有点太不负责任。我倒无所谓,我知道,这钢琴考级都考烂了。你们家长还当回事呢,他们老师可不在乎。后来秦老师告诉我们他去找他南艺的师弟了,就让我们考南艺的六级。你说这是什么样的笑话,我们练的是“上音”的六级曲目,去考南艺的六级,也就是走个过场。秦老师说他师弟对他说:你的学生啊?考什么六级呀,直接考个十级算了。说实话我们也就是给小孩一个自我表现的机会。去报名的时候开始还说让我们跟着某个考点一起考,后来就直接在南艺一个小教室临时设了个考点,让丫宝和文文还有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弹了她们练的曲子,六级就算考过了。

  后来听人家说有个小孩本来考十级的,可能弹得不太好,结果给了她一张九级证书。真是这钢琴考级什么事都有。还有的琴行办考前辅导班,你只要上了他的辅导班都能过的。至于弹得怎么样,谁管呢。家长也高兴,小孩也高兴,琴行也高兴。所以你别看一个个手上都拿着十级证书,过几年一首曲子都不会弹的大有人在。那既然知道考级的现状我为什么还要让丫宝去考级,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给她加点压力。练考级曲目也很锻炼人的。有人觉得花几个月光是练那几首考级曲目是浪费时间。对于我们这些平常练琴时间很少的孩子却是个很好的锻炼。没有考级,她对自己也很松懈,老师对她要求也不高。没办法,如果老师要求很高的话,那可能就坚持不下去了。我们现在是叫有一搭没一搭地学琴,每个星期只有三~四次的练琴时间,每次只有差不多半小时。你说这琴怎么学?可每天你看她写作业写到晚上九点多钟,你还能再要求她弹琴吗?我们写作业速度还算快的,有的磨磳的孩子天天要写到十点十一点。她们班作业一直就多。

  考级对于我们来说也就一个给孩子的生活经历,那张证书真的没什么意思。